• 一號站下載_銅礦產能加速釋放冶鍊瓶頸仍存     文章來源:

    一號站下載_銅礦產能加速釋放冶鍊瓶頸仍存     文章來源:

      當前正處於上一輪礦業投資高峰期后的產出期,銅精礦供給正加速增長,與此同時,銅精礦冶鍊產能平穩增長,由於這二者的強弱關係決定着銅精礦加工費的走勢,所以我們有必要對比分析銅精礦產能和銅精礦冶鍊產能增長的情況。  首先,銅精礦產能加速釋放。過去一兩年來,銅精礦供應寬鬆的預期逐漸主導市場,這主要是因為前些年礦業投資高峰時期的銅礦項目將在2013年-2016年期間逐步建成投產,從而使得銅精礦供應出現集中增長期。  自銅價從2005年衝破歷史高點以來,銅礦勘探支出大幅增長,這些投資項目包括新開發銅礦和已有銅礦的改擴建,它們在近幾年陸續投產,新增的銅精礦供應因此加速提升。銅精礦產能出現擴張的銅礦項目遍佈於主要的產銅國和地區。據ICSG的數據,銅精礦產能將從2014年的1710.6萬噸增長至2017年的2159.8萬噸,2015年至2017年三年的銅精礦產能增速分別達5.7、9.8、8.7.  其次,銅冶鍊產能平穩增長。ICSG數據显示,2014年冶鍊產能為2054.1萬噸,較2013年增加81.9萬噸。冶鍊產能排名前十八位的主要產銅國家佔據了全部產能的86.  在冶鍊產能增量中,中國新增產能佔據了大部分,2014年新增產能123萬噸,但據ICSG數據,近幾年中國冶鍊產能增速正在放緩,2015年新增冶鍊產能52萬噸,2016年則只有10萬噸的增量。而與此同時,中國淘汰銅冶鍊落後產能的工作也在不斷推進中。根據ICSG的數據,銅冶鍊產能將從2014年的2054.1萬噸增長至2017年的2177.2萬噸,2015年至2017年三年的銅冶鍊產能增速分別為3.26、1.49、1.13.  第三,現貨TC/RC一路走高。冶鍊產能增速落後於銅精礦的產能增速,導致冶鍊環節,尤其是粗煉環節,出現了產能的缺口。從精鍊銅供應的產業鏈來看,供給瓶頸已經逐步轉移至冶鍊環節。現貨TC/RC的一路上行對此提供了佳例證。  自2012年初開始,中國現貨TC/RC便進入上行通道,從2013年中開始,銅精礦的現貨加工費更是加速攀升,显示冶鍊產能相較於銅精礦產能的短缺持續提升。  后,冶鍊產能增速遠慢於銅礦產能增速。根據ICSG的數據,2015年至2017年三年的銅精礦產能增速分別達5.7、9.8和8.7,而冶鍊產能在這三年的增速僅為3.26、1.49和1.13,冶鍊產能增速明顯要低於銅精礦產能增速。可見,在銅礦供應加速釋放的背景下,冶鍊環節的瓶頸依然存在,將繼續影響銅精礦向精鍊銅的轉化。

  • 一號站註冊平台官網_中國計劃進一步向外資開放鋼鐵及煉油等關鍵領     文章來源:

    一號站註冊平台官網_中國計劃進一步向外資開放鋼鐵及煉油等關鍵領     文章來源:

      11月5日下午消息,據外媒報道,中國政府計劃進一步向外資開放包括鋼鐵,煉油等關鍵領域,中國發改委正在制定計劃放寬外資在這些領域的持股。  中國發改委昨天就《外商投資產業指導目錄》修訂稿公開徵求意見。跟據新華社的說法,發改委不在禁止外資進入向鋼鐵,煉油,乙烯生產等被廣泛認為產能過剩的領域。  在國企改革的關鍵時刻,中國需要外資進入幫助實現產業升級,管理着1000億人民幣(約合160億美元)資產的中信證券基金經理周希增(ZhouXizeng)表示。這是不可逆轉的趨勢。  中國於1995年首次發布《外商投資產業指導目錄》,以法規形式對外公布鼓勵、限制、禁止外商在華投資的產業領域。此後先後5次修訂了該目錄,這次是第6次修訂,也是取消限制項目多的一次。與2011年版的現行目錄相比,此次新修訂的產業指導目錄,大幅縮減了限制類條目,從79條減少到35條。而且進一步放開外資股比限制,合資、合作條目數從43條減少到11條,中方控股條目數也從44條減少到32條。  放寬對產能過剩領域的外資准入限制可能會幫助像鋼鐵,煉油這些行業提高科技水平生產更多高附加值的產品。對於鋼鐵行業來說,低端產品外資也沒有什麼興趣進入,分析師徐向春表示。外資只會關注鋼材產品,這些產品中國無法製造,外資很可能通過收購或者入股的方式來控制相關企業。  當然,過去中國對鋼鐵行業的外資限制並沒有阻止外企向這一領域投資。比如,澳大利亞大的鋼鐵製造商奧鋼聯集團(VoestalpineAG)就曾在上個月簽署協議斥資1.4億歐元(約合176億美元)在中國西部城市銀川建設一家特種鋼材廠。奧鋼聯集團在官網上的聲明表示,該公司計劃在2013年至2020年在中國投資建設至少15家鋼鐵製造廠,未來公司在亞洲的投資規模將達到4億歐元至5億歐元。  隨着經濟逐步增長,中國對特種鋼材的進口量與日俱增。根據彭博社的數據,截止今年9月30日,中國前九個月鋼鐵進口量創下三年新高。中國大的能源企業中國石油集團表示,作為僅次於美國的第二大原油消費國,中國的煉油產能在2020年可能過剩3400萬噸。

  • 一號站娛樂_銅精礦冶鍊產能平穩增長     文章來源:

    一號站娛樂_銅精礦冶鍊產能平穩增長     文章來源:

      當前正處於上一輪礦業投資高峰期后的產出期,銅精礦供給正加速增長,與此同時,銅精礦冶鍊產能平穩增長,由於這二者的強弱關係決定着銅精礦加工費的走勢,所以我們有必要對比分析銅精礦產能和銅精礦冶鍊產能增長的情況。  首先,銅精礦產能加速釋放。過去一兩年來,銅精礦供應寬鬆的預期逐漸主導市場,這主要是因為前些年礦業投資高峰時期的銅礦項目將在2013年-2016年期間逐步建成投產,從而使得銅精礦供應出現集中增長期。  自銅價從2005年衝破歷史高點以來,銅礦勘探支出大幅增長,這些投資項目包括新開發銅礦和已有銅礦的改擴建,它們在近幾年陸續投產,新增的銅精礦供應因此加速提升。銅精礦產能出現擴張的銅礦項目遍佈於主要的產銅國和地區。據ICSG的數據,銅精礦產能將從2014年的1710.6萬噸增長至2017年的2159.8萬噸,2015年至2017年三年的銅精礦產能增速分別達5.7、9.8、8.7.  其次,銅冶鍊產能平穩增長。ICSG數據显示,2014年冶鍊產能為2054.1萬噸,較2013年增加81.9萬噸。冶鍊產能排名前十八位的主要產銅國家佔據了全部產能的86.  在冶鍊產能增量中,中國新增產能佔據了大部分,2014年新增產能123萬噸,但據ICSG數據,近幾年中國冶鍊產能增速正在放緩,2015年新增冶鍊產能52萬噸,2016年則只有10萬噸的增量。而與此同時,中國淘汰銅冶鍊落後產能的工作也在不斷推進中。根據ICSG的數據,銅冶鍊產能將從2014年的2054.1萬噸增長至2017年的2177.2萬噸,2015年至2017年三年的銅冶鍊產能增速分別為3.26、1.49、1.13.  第三,現貨TC/RC一路走高。冶鍊產能增速落後於銅精礦的產能增速,導致冶鍊環節,尤其是粗煉環節,出現了產能的缺口。從精鍊銅供應的產業鏈來看,供給瓶頸已經逐步轉移至冶鍊環節。現貨TC/RC的一路上行對此提供了佳例證。  自2012年初開始,中國現貨TC/RC便進入上行通道,從2013年中開始,銅精礦的現貨加工費更是加速攀升,显示冶鍊產能相較於銅精礦產能的短缺持續提升。  后,冶鍊產能增速遠慢於銅礦產能增速。根據ICSG的數據,2015年至2017年三年的銅精礦產能增速分別達5.7、9.8和8.7,而冶鍊產能在這三年的增速僅為3.26、1.49和1.13,冶鍊產能增速明顯要低於銅精礦產能增速。可見,在銅礦供應加速釋放的背景下,冶鍊環節的瓶頸依然存在,將繼續影響銅精礦向精鍊銅的轉化。

  • 一號站總代;_面臨內需疲軟及供應增加雙重壓力銅價步步下滑     文章來源:中國有色金屬報

    一號站總代;_面臨內需疲軟及供應增加雙重壓力銅價步步下滑     文章來源:中國有色金屬報

      近期,有色金屬價格上方壓力逐漸加大,強勢品種鋁和鋅陷入高位回調,前期相對弱勢的銅也承壓下行,市場美元強勢飆升的壓力漸顯,而國內金屬陷入內需疲軟以及供應增加的雙重壓力。內憂外患下,金屬領頭羊銅震蕩下行的概率較大,建議投資者以空頭思路為主。  強勢美元施壓  進入9月,金融市場迎來宏觀數據和央行會議雲集的超級周,歐洲央行意外降息成為焦點,並蓋過黯然失色的美國8月非農數據,在歐美經濟不同的貨幣政策傾向下,強勢美元成為市場主題,對美元計價的大宗商品價格構成壓力。  近階段,美元的強勢地位已不可動搖,一方面因非美貨幣接連受創;另一方面因美聯儲提前加息的呼聲日益高漲。在美國經濟復蘇勢頭趨穩的背景下,預計未來一段時間美聯儲內部鷹鴿大戰將趨於白熱化,9月美聯儲利率決議或成為美元漲勢能否延續的關鍵。  除了美元飆升的憂慮不減外,金融市場還面臨剪不斷理還亂的地緣政局問題。除了烏克蘭危機、巴以衝突和伊拉克內亂三大火藥桶以外,英鎊遭遇黑色星期一,金融市場的風險偏好下滑,將使大宗商品遭遇寒潮。  銅需求外強中干  近階段中國經濟數據表現不盡如人意,內需疲軟使有色金屬壓力很大。海關總署公布的數據显示,中國8月出口同比增長9.4,進口同比下降2.4,為逾一年差。據了解,今年預期的進出口總額增長在7.5左右,而今年前8個月進出口表現疲軟,貿易順差出現衰退性擴大,內需拉動力度不足或是進口降速的主因。  除經濟數據的疲軟,國內重點投資目標的落實情況也堪憂,今年1~7月,國內完成鐵路、公路、水路和固定資產投資11155億元,其中鐵路完成投資2956億元,與8000億元年度目標相比,完成率不足四成。此外,上半年國內電力工程完成投資實際同比下降6.1,作為中國銅需求主力軍的電力行業投資額度難以實際兌現,國內銅消費外強中干。  銅市難再起舞  下半年銅市供需將轉弱,一方面是來自融資減少導致的庫存流出;另一方面來自精礦過剩導致的冶鍊高產預期,而近階段這種情況正逐步變為現實。  截至9月9日,上海電解銅CIF(提單)溢價在95美元~115美元/噸,保稅庫(倉單)溢價在90美元~110美元/噸,兩者溢價報價有所回升,三個月滬倫銅比值在7.14,現貨進口銅倒掛400元/噸,三個月遠期進口銅倒掛1600元/噸。  據了解,由於比價修復導致進口虧損減少,且9月起部分企業有了新的信用證額度,大量進口銅湧入國內市場,而中國保稅區銅庫存自8月初的60多萬噸繼續下滑,目前可能在50多萬噸的水平,保稅庫存流出的壓力料將持續。此外,7、8月國內部分檢修銅冶鍊企業已恢復正常供應,伴隨高加工費的誘惑,國內煉廠開工熱情預計被點燃。  整體來看,未來銅市將承壓下行,建議銅市投資者以偏空思路對待,初始目標看向48000元/噸一線,更下方看向46500元/噸附近。

全部加载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