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號站官方;_中國所擁有的稀土資源並不豐富     文章來源:經濟參考報

    一號站官方;_中國所擁有的稀土資源並不豐富     文章來源:經濟參考報

    [br]  2014年,WTO公布了美國、歐盟、日本等成員方訴中國稀土鎢鉬產品出口措施案(簡稱稀土案)專家組報告。[br]  該報告認為,中國政府採取的一系列限制上述產品出口的措施違反了WTO規則,應予修正以使其符合WTO相關規則。對此,中方表示遺憾並已於近日決定就該專家組報告向WTO上訴機構提出上訴。[br]  WTO專家組肯定我保護環境和資源,但未認可我限制出口措施[br]  近年來,中國政府出於保護環境以及國內可用竭資源之目的陸續出台了一系列限制稀土等原材料出口的措施,這引起了美、歐、日等視稀土為戰略資源且長期從中國進口的傳統大戶們的不滿。但事實上,中國所擁有的稀土資源並不豐富,卻一直以來是全世界稀土出口多的國家。[br]  隨着高科技產業的迅速發展,對稀土的需求和消耗量快速增長。稀土資源屬於的礦產資源,由於多年來的大量、無序開採,中國的稀土資源已瀕臨用竭。另一方面,稀土生產、加工過程對生態環境影響巨大,其開採所造成的環境污染比較嚴重。可見,在一定程度上限制稀土出口無疑有助於遏制中國稀土開採的勢頭,符合可持續發展的政策目標。[br]  許多人不理解,就是這樣一個非常正當的措施為何沒能得到WTO專家組認可,反而判中方敗訴?有人不禁要問,難道中國政府必須犧牲本國資源和環境維持向發達國家的大量出口嗎?這對中國而言公平嗎?[br]  實際上,只要通讀專家組報告,就不難發現,WTO專家組並未認定中國政府限制稀土等原材料出口的目的是錯誤的,不僅如此,專家組對中方為保護環境和可用竭資源的初衷予以肯定,認為這不僅符合WTO奉行的可持續發展宗旨,也是中國擁有管理自然資源的主權權利。但遺憾的是,專家組認為,中方採取的一些限制出口措施並未達到上述目的,對中方提出的一些合理證據和觀點未予採信。特別是在出口稅措施上,儘管有一名專家組成員支持中方觀點,但終專家組還是認為中方無權援引GATT第20條一般例外條款為中國採取的出口稅抗辯。[br]  向WTO上訴機構提出上訴:希望與憂慮並存[br]  在上訴過程中,我們應當認真分析專家組報告,在此基礎上,充分運用WTO規則和法律解釋依據據理力爭,盡大努力爭取上訴取得成功。[br]  按照WTO規定,上訴機構僅對上訴案件的法律問題進行審查,因此,法律規則的運用能力、解釋能力對上訴能否成功至關重要。目前看來,對於上訴終結果來說,希望與憂慮並存。[br]  一方面,在出口稅問題上,一名專家組成員以及俄羅斯、巴西、阿根廷等成員方對中國相關立場的支持使我們看到了希望。在案件審理中,該名專家認為,從WTO協定的完整性以及整體解釋的角度出發,中方應同WTO成員方一道在出口稅問題上享有GATT第20條賦予的一般例外權利,該條款允許成員方在符合法定條件的前提下為保護環境及可用竭資源、保護人類及動植物生命健康而違反WTO規則。[br]  在WTO已裁決的中國原材料案中,WTO專家組僅依據中國加入議定書第11.3條出口稅條款,未援引GATT1994就認定中方無權在出口稅問題上主張GATT第20條一般例外賦予的權利,這對中國等WTO新成員來說顯然不公平。為此,中國政府有關部門以及國際法專家、學者一直利用各種場合、积極運用國際法理論和WTO規則據理力爭。此次贏得一名專家以及幾個重要WTO成員方的支持,可謂取得了重要進展。[br]  但可以想見,在這個問題上,中國與美、歐、日之間上訴過程中勢必還會有一場惡戰,我們一定要做好各方面的充分準備,爭取WTO上訴機構能改變以前所持的立場,轉而支持中方在出口稅方面援引GATT第20條一般例外的權利。[br]  此外,對專家組無視中方提交的某些證據以及為保護環境和可用竭資源所做的努力,特別是認為中國政府對稀土等採取的數量限制、許可證等出口限制措施與WTO規則的觀點,我們應當進一步對上訴機構做出解釋和抗辯。[br]  當然,從WTO以往的司法實踐看,上訴機構推翻專家組裁決的可能性並不很大,這也是我們對上訴結果的隱憂。但即便如此,也不應動搖、甚至放棄爭取權利的決心和信心,因為上訴畢竟是我們重申觀點和立場的重要機會。[br]  我們也應重新審視政策措施的執行和落實[br]  與此同時,在國內,我國政府相關部門和地方也應當重新審視限制稀土等原材料出口政策措施的執行和具體落實過程中是否還存在亟待改進的地方。[br]  例如,按照WTO規則要求以及國際法中的善意原則,在限制出口的同時也應當限制國內生產和消費,如果一方面對出口進行限制、而另一方面國內生產和消費卻在增加,這就會對國際貿易形成任意的、變相的歧視,這是WTO規則所不允許的。[br]  特別應注意的是,在中央政府已制定相關政策后,一些地方政府和企業僅為自己的蠅頭小利,公開或隱蔽地繼續大量開採稀土,所謂上有政策、下有對策。這不僅與國家為環境保護作出的努力和相關決策背道而馳,而且還會授人以柄,成為他人攻擊中國的稀土政策的證據。[br]  此外,為貫徹保護環境和可用竭資源的方針,中央政府各部門之間、中央與地方之間的相關政策和措施還應進一步做到協調一致,避免出現各自為政、制定的規則不統一的局面。這也是WTO統一實施以及透明度原則要求成員方承擔的協定義務,在這方面,我們還有許多工作要做。[br]  總之,稀土案帶給我們很多啟示和思考,希望與隱憂並存,但這對於我國今後制定環境保護政策以及促進立法科學化、精細化、統一化而言,並非是一件壞事。[br]  [br]

  • 一號站平台網頁版_我國粉末冶金技術發展加速     文章來源:

    一號站平台網頁版_我國粉末冶金技術發展加速     文章來源:

    [br]  我國粉末冶金技術正飛速發展。從與粉末冶金齒輪關係密切的汽車、摩托車行業來看,我國汽車、摩托車的市場潛力仍然很大。一方面,在中小城市和農村中,摩托車仍然佔據着主要的市場,而隨着中央開拓、發展我國西地區的決策進一步深入貫徹,摩托車市場將會在我國西部進一步擴大:另一方面。目前全國汽車行業正圍繞着家用轎車這一新興市場,展開着又一輪市場競爭。這些行業的振興與發展,為與之相配套的粉末冶金齒輪的發展提供了契機。[br]  從國際上發展趨勢來看,粉末冶金齒輪由於其價格低廉,可減輕零件重量的優勢,也越來越受到各個領域整機廠重視,粉末冶金齒輪正越來越多地在替代着傳統的鑄鍛鋼材和切削加工齒輪。例如,在北美和歐洲地區,從1990年以後,每輛家用轎車和輕型車中粉末冶金零件,尤其是粉末冶金齒輪的重量增長迅速。[br]  近幾年來,粉末冶金技術也正在飛速發展,燒結鍛造、溫壓技術、注射成形、燒結淬硬工藝等技術正在得到更廣泛的應用。粉末鍛造是當今粉末冶金机械零件工業中採用的一種主要成形工藝。它是將原料粉末用剛性模具或冷等靜壓成形為預成形坯,經過或不經過低溫預燒結或終燒結,用熱鍛或冷鍛改變其形狀的同時,實現高密度化的一項技術。[br]

  • 一號站平台網址_解讀多部委正醞釀再度提高稀土資源稅     文章來源:中商情報網

    一號站平台網址_解讀多部委正醞釀再度提高稀土資源稅     文章來源:中商情報網

      近日,備受稀土行業矚目的稀土資源稅將被提高的問題又被擺在了日程之上。據悉,國家稅務總局、工信部、財務部等部委,正在着手醞釀再度提高稀土資源稅,稀土資源稅可能在現行的徵收標準基礎上大幅上調,具體比例仍在討論中。  去年8月份,在第五屆包頭稀土產業論壇上,工信部原材料司司長陳燕海就曾表示,將加大資源環境稅、資源管理稅的改革力度,合理管理稀土資源和環境成本,形成合理的價格機制,增加地方財政收入,促進資源的生態環境和環境治理。  但後來,關於資源稅的問題就鮮有人提起。直至今年,有業內分析人士指出,之所以在這個時間點重談資源稅問題,原因可能是我國WTO稀土出口訴訟敗訴。  從現階段來看,不論上訴的勝負如何,用出口的手段來控制稀土價格,恐怕已經很難實現,所以,從政府的角度來看,只能夠增加稀土開採的成本,以控制稀土的價格。有分析人士對《證券日報》記者指出。  有望保護大型企業從以往的數據來看,我國稀土生產不論從稅收方面還是政策方面,調整一直在進行當中。2007年,我國開始對稀土生產實施指令性規劃,並逐年減少出口配額;自2011年起,提高了個別稀土產品出口的關稅,以更好的保護資源;2011年4月份則首次大幅度提高了稀土資源稅。  那麼,此次提高稀土資源稅的用意,是否正像上述分析人士所說的那樣呢?  對此,百川資訊稀土分析師杜帥兵表示贊同,提高資源稅的目的就是為了控制稀土價格,讓稀土價格賣的不再那麼低。杜帥兵指出,從現在的成本來看,現在稀土開採的成本在5萬元/噸至6萬元/噸之間,價格一直能夠支撐。當然現在的成本當中,是加了資源稅的(包括環境管理費等費用),如果資源稅提高,相應的企業成本就會增加,而增加的成本就會加在產品當中,這樣就有效的提高了價格。即便將來關稅和出口限制被取消,我國還是能夠依靠資源稅率來掌握稀土的價格,控制話語權。  對於上述觀點,有不願具名的業內人士也表示贊同,但同時,他還指出,稀土資源稅提高,只是政府為了解決稀土產業中存在的一系列問題的一個手段。政府一直想要整合我國稀土散、亂的現狀,而5 1的稀土大集團設想為此也孕育而生,但從現狀來看,通過市場手段進行的整合仍存在問題,並導致想要實施的一系列後續政策無法執行。且央企和地方的中小企業很難步調一致。而通過提高資源稅政府也想對大型稀土企業進行保護,消滅小、散、亂的企業,以便集中治理。該人士如是指出。  應加大打擊走私力度雖然提高稀土資源稅從而保護稀土行業和稀土價格的目的已經很明顯,但是如果真的提高了稀土資源稅,是否就能真的助推稀土價格呢?目前業內仍有分歧。  對此,有觀點認為,資源稅有利於提高稀土價格,並有效地保護正規稀土企業的出口,但是,也有觀點認為,提高稀土資源稅,從另一個側面會刺激走私的進一步盛行。  提高稀土資源稅看似是不錯的手段,但是仍不免有頭疼醫頭、腳疼醫腳的感覺。沒錯,資源稅是提高了,成本上去了,理論上產品的價格應該也得到相應的提高。但關鍵在於資源稅稅率具體提高的比例,另外就是,資源稅的執行力度是否能夠覆蓋到那些中小型稀土企業中。此外,我國稀土走私也一直是抑制稀土價格重要的原因,只從稅率上進行調整,並不能限制住走私的問題,如果管控不嚴的話,成本增加很可能會加劇稀土走私的規模。所以,我想如果政府想要保護企業,不應該只從稅率着手,還應該配合打擊走私的行動,從兩個方面來保護我國的稀土資源。有業內人士表示。  據記者了解,走私一直是我國稀土行業的頑疾,在高出口關稅和配額的管制下,國內外稀土價格存在巨大的差價,造成了走私猖獗。有數據显示,2009年我國稀土走私出境超過2萬噸,約佔實際出口量的1/3.缺乏稀土資源的日本主要從我國進口稀土產品,在稀土出口配額逐漸減少的情況下,日本一些大型企業依賴走私以滿足其大約1/4的需求。  從我國稀土企業數量來看,大型正規的企業只有幾家,市場上仍存在大量不正規的中小型企業,雖然國家鼓勵大型企業對中小型稀土企業進行整合,但迫於自身的原因,很多大型企業都不願意整合這些中小企業,原因則在於沒有利潤。曾有大型稀土企業高管對記者直言,整合它們我們自己就背上了包袱,這樣的思想也導致了我國稀土散、亂的現象,加劇了中小企業的無序開採以及走私的盛行。  對此,有業內人士表示,僅從提高資源稅來看,只是政府的一種手段,要配合打擊走私,才能夠更好的凈化我國稀土行業,並長久握有稀土價格的話語權。

  • 一號站官方;_我國醞釀再度提高稀土資源稅     文章來源:磨商網

    一號站官方;_我國醞釀再度提高稀土資源稅     文章來源:磨商網

      面對稀土WTO訴訟敗局,部分稀土產品出口關稅將取消的現狀,國家對稀土調控和整合力度將再次收緊。日前從人士處獲悉,相關部門正在着手醞釀再度提高稀土資源稅,對內調控稀土行業的手段加碼。  國稅總局、工信部、財政部等部委都正在討論和醞釀中,估計下半年出台。上述人士說,按照目前的情況看,可能稀土資源稅將在現行的標準基礎上大幅上調,具體比例仍在討論中。  提高稀土資源稅被眾多業內人士看作是調控稀土行業的重要手段。上述人士對記者坦言,提高稀土資源稅稅率,從源頭上提升稀土的市場價格,使之體現出資源的稀缺性與開採的環境成本,並通過價格的上升改變供求關係,有效減少走私與其他國家購買囤積稀土現象,同時有助於減少因為WTO敗訴對我國稀土管理帶來的負效應。  實際上,為改變稀土被當作白菜大規模賤賣的狀況,我國曾採取多項政策措施。2007年,我國開始對稀土生產實行指令性規劃,並逐年減少出口配額以限制稀土出口,並自2011年起提高個別稀土產品出口關稅,為了更好地保護資源,2011年4月首次大幅提高稀土資源稅。記者了解到,2011年,財政部、國家稅務總局[微博]首次下發通知,決定自當年4月1日起,統一調整稀土礦原礦資源稅稅額標準,上調幅度逾10倍。當時調整后的稀土資源稅稅額標準為:輕稀土包括氟碳鈰礦、獨居石礦,60元/噸;中重稀土包括磷釔礦、離子型稀土礦,30元/噸。  一旦資源稅再次大幅上漲,企業的成本將會更加高。一位稀土行業資深人士對《經濟參考報》記者說。另一方面,資源稅稅額大幅提高,說明政府正在進一步採取措施嚴格控制稀土資源,在這種情況下,稀土價格有可能會走高。  統計显示,經過2013年四季度的持續下跌,稀土價格已經接近2013年年中時的底部水平。以稀土主產區的包頭為例,全市現有規模以上稀土企業34戶,1至3月開工率91.2,實現銷售收入18.1億元,同比下降25.3;實現利潤僅2.1億元,同比下降4.7,從出口情況來看,稀土行業完成出口交貨值3100萬元,同比下降47.2.了解到,擁有採礦權的稀土大集團將會優先受益,包括包鋼稀土、廈門鎢業、五礦稀土、廣晟有色、中鋁及贛州稀土。  值得注意的是,由於經濟持續低迷加上中國對稀土的需求減少,稀土價格暴跌,同時減輕了國外啟用新開採點的壓力。據外媒報道,雖然美國鉬礦公司再次啟用了加州芒廷山口的一個老礦山,馬來西亞從一年前起就準備從澳大利亞購買稀土,地質學家過去一些年也在發現數百個新礦床,但在中國以外建設新開採點的熱情已明顯減弱。  種種跡象表明,通過稅收來突出稀土的稀缺性已迫在眉睫。歐洲經濟研究中心稱,直到2020年中國都將保持重稀土領域的垄斷地位。目前,約90的稀土產品仍然來自中國。國外對中國稀土的需求可能會卷土重來,特別是在關稅取消后,只有通過對內監管來保護珍貴的稀土資源。業內分析人士指出。據統計,我國稀土儲量僅剩2700萬噸,在世界總儲量中佔比由過去的70以上下降至目前的30.按現有生產速度,我國的中、重類稀土儲備僅能維持15至20年,未來極可能需要進口。

全部加载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