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號站黑錢_國際油價波動背後是供需格局變化

  • 内容
  • 评论
  • 相关

慧正資訊:從經濟性出發,多採購、少開採有其合理性。但油氣供給不僅僅是商業行為,還涉及國家能源安全、行業穩定發展等一系列問題。一定要立足國內,放眼全球,加大勘探開發力度,保障國家能源安全不能動搖。

上半年,國際油價意外暴跌,油氣市場連遭重創,行業被推至供需雙側擠壓的艱難境地。油價走低會不會動搖石油的市場地位?未來油價走勢如何?低油價時代,在直接進口與加大自身勘探開發力度之間,我國該如何權衡?

帶着這些問題,記者日前採訪了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石油勘探開發研究院教授、國家能源頁岩油研發中心主任金之鈞。

近幾年原油供應將持續過剩

在金之鈞看來,本輪油價大跌呈現三個明顯特徵。一是下跌速度快,布倫特原油價格從1月6日的70.25美元/桶至4月21日跌破10美元/桶,3個半月內降幅達到87%。二是供需基本面失衡成為主要原因。三是沙特與俄羅斯的價格戰與投機炒作因素加劇震蕩,例如4月20日WTI現貨價格出現-36.98美元/桶,“黑金”變“廢物”在歷史上也是首次。

“影響因素既包括供需關係、金融政策及地緣政治,也有突發事件、技術進步等原因。”金之鈞分析,俄羅斯、美國、沙特三國博弈是影響供給側的深層動因。早前,“歐佩克+”已達成史無前例的減產協議,但減產規模並未達到市場預期的1000-1500萬桶/天的目標,導致國際油價呈現持續下跌趨勢。加之疫情影響,當前日消費量減少2600-2900萬桶,供大於求的局面仍在延續。“據此預測,油價或在明年小幅回升,但近幾年原油供應將始終過剩。”

金之鈞進一步稱,從1970-2018年波動曲線看,剔除通貨膨脹后的油價整體呈現“寬幅周期性波動”特性。其中,1980年、2012-2013年前後出現兩個大的高峰期。“寬幅即波峰和波谷之間存在5-10倍差距。既包括小周期的起伏,也有20-30年的大周期變動。若沒有大的突發事件,今後一段時間又將進入較長的波谷期。”

未來的具體走勢如何?金之鈞認為,多國現已积極採取措施救市,明后兩年經濟快速增長將帶來石油需求回升。而因當前油價較低,削減投資、降低產量是普遍行為。需求增長迅速,產量恢復卻是一個緩慢過程,不排除2022-2023年油價短期走高的可能。“結合上述背景,‘歐佩克+’限產協議若能在2022年4月之前有效執行,且無重大突發事件,未來2-3年內原油價格中樞仍將上移,布倫特原油價格將大概率達到50-60美元/桶區間。”

石油的主力地位不會動搖

油價波動背後是供需格局的變化。據國際能源署評估,疫情導致全球能源需求遭遇70年來最大衝擊,今年預計下降6%左右,相當於法國、德國、意大利和英國在2019年能源需求總量之和,其中石油首當其沖,降幅達到9.1%。

“低油價讓石油的身價有所降低,一時間甚至被看作負擔。短期負值的交易量雖然不大,但影響力和震撼力不容忽視,這也讓我們重新審視石油在一次能源結構中的地位。”金之鈞稱,2018年全球一次能源消費總量為138.6億噸油當量。其中,石油佔比34%,天然氣、煤炭、非化石能源各佔24%、27%、15%,石油是目前佔比最高的第一大能源。預測到2040年,全球一次能源消費總量為180億噸油當量。其中,石油佔比26%-31%,天然氣佔比25%-28%,非化石能源佔比22%-29%。“屆時,石油和天然氣仍將是一次能源的主體。”

再從需求來看,金之鈞表示,世界人口預計從當前的73億,增長到2030年的86億、2050年的97億,而世界人均石油消費量連續30年穩定在4.7桶左右。人口增長帶動石油消費穩定增長。據國際能源署預測,石油消費將從2015年的92.5百萬桶/日持續緩慢升至2040年的103.5百萬桶/日。

同時,在世界一次能源發展進程中,存在由“單一”向“多元”供給的趨勢,以及不同能源種類之間的替代。但該過程需要數十年甚至百年時間。“全球一次能源需求將在2040年前後出現峰值,儘管各類可再生能源比重呈增長態勢,石油和天然氣仍是無可爭議的主力能源。到2045年左右,天然氣有可能替代石油成為第一大能源,但化石能源佔比仍將超過50%。”金之鈞表示,即便有一天,汽柴油等產品被替代,石油仍將作為原料生產化工產品,“生產農藥、化肥、醫藥等生活必需品,今天離不開石油,未來也離不開。”

油氣勘探開發力度不能受影響

低油價之下,國內石油公司難免遭遇衝擊。那麼,能不能直接從國際市場進口資源,少耗費勘探開發投資?金之鈞認為,答案是否定的。

金之鈞表示,從經濟性出發,多採購、少開採有其合理性。但油氣供給不僅僅是商業行為,還涉及國家能源安全、行業穩定發展等一系列問題。“一旦不產油,巨額油氣資產折舊成本誰來支付?百萬石油大軍如何安置?除了社會問題、消耗大量外匯外,現金流也會隨之斷掉。低油價時期,國家儲備可以灌滿,商業儲備可以買滿,適當關閉低效井也不是不可以,但一定要立足國內,放眼全球,加大勘探開發力度,保障國家能源安全不能動搖。”

金之鈞同時指出,油價低位波動,勢必推動行業從過去的“資源擴張型”技術進步,走向“降本增效型”技術驅動。在此過程中,信息技術和人工智能正在重塑油氣工業格局。

“2014-2016年,美國依靠技術進步,推動頁岩油生產成本降低40%。隨着低成本的科技進步,開採成本有望再降40%。然而,信息技術在油氣上游生產的應用仍處於初級階段,遠未達到改造整個行業、改變業務形態的程度。”金之鈞表示,目前在全球主要行業中,油氣的信息化和数字化程度相對較低,全球平均水平達到31%,油氣行業僅在19%左右,亟需計算機、信息與人工智能領域的大力支持。

此外,從世界油氣勘探發現趨勢看,陸上深層、海域及非常規是未來增儲上產的重要領域。金之鈞稱,我國的常規油氣資源雖不佔優勢,頁岩油儲量卻排在世界前列。要打得准、壓得開、產得出、有效益並且環境友好,低成本技術是關鍵。“僅靠油氣走向能源獨立,我國目前還不具備這樣的資源潛力。但油氣作為能源獨立中的排頭兵,依然大有希望。因此在低油價之下,也不能影響油氣勘探開發力度,今天的勘探才能是明天的儲量、後天的產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