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號站總代平台_疫情下的歐洲塗料行業“逐漸復蘇”

  • 内容
  • 评论
  • 相关

慧正資訊:在歐洲各國政府部分解除了一系列遏制冠狀病毒(COVID-19)的限制措施之後,歐洲塗料行業已經在慢慢復蘇。

歐洲的封鎖導致今年上半年該地區GDP急劇下滑,尤其是在第二季度,當時經濟學家預計一些國家的產出將下降20%以上。

目前,塗料行業及其客戶行業,如建築、汽車、机械、電氣和电子設備行業,正面臨着在今年餘下的時間和2021年從深度衰退中復蘇的前景。希望這一目標能夠在不損失數百萬就業機會和數千家企業的情況下實現。

歐洲的一些塗料公司比其他公司更有優勢,可以從新冠肺炎中脫穎而出,在經濟復蘇期間利用機會鞏固市場地位。

總的來說,與依賴本地或地區客戶的中小企業相比,在歐洲內外眾多市場活躍的大型跨國公司在這場流行病期間的表現要好得多。

儘管在歐洲有各種緊急政府計劃可以提供贈款、貸款和補貼工資,以在危機期間支持各種規模的公司,尤其是中小型企業。

一些小公司對他們倖免於大流行病的可能性非常悲觀,以致於他們拒絕了政府支持的廉價貸款提議。

歐盟駐布魯塞爾執行機構歐洲委員會(European Commission)預測,在夏季開始復蘇之後,歐盟今年的GDP總量將下降近7.5%。

根據此前歐盟委員會發布的《2020年春季歐洲經濟預測》,歐元區第一季度產出下降3.25%,第二季度產出預計下降12.25%。由19個成員國組成的歐元區,包括除英國(現在是一個非歐盟國家)以外的所有歐洲主要經濟體,占歐盟GDP的大部分。

歐盟委員會稱,明年除已正式退出歐盟的英國外,歐盟27個成員國的經濟將反彈至6%左右。這仍然意味着到2021年底歐盟的GDP總量將低於2019年的水平。

由於COVID造成的經濟不確定性,塗料行業協會和公司已放棄任何對今年進行預測的嘗試。

“總的來說,很難對我們的市場做出任何認真的預測,”德國油漆和印刷油墨工業協會(VdL)的業務和財務部門主管Christoph Maier說。

阿克蘇諾貝爾在歐洲和亞洲特別是中國都有着很強的業務,至少在今年年底之前,阿克蘇諾貝爾已經擱置了與削減成本和其他計劃相關的盈利目標。儘管今年第一季度營業收入增長了31%,但在此期間,凈收入卻下降了5%,這主要是由於COVID危機造成的。

該公司在一份最新的投資者報告中稱:“為應對COVID-10大流行造成的重大市場混亂,我們暫停了轉型的關鍵部分,並暫停了2020年的財務雄心。”

歐洲大部分製造業部門在3月份實施的封鎖期間並沒有被立法禁止運作。相反,由於其他限制和安全規定,他們不得不停止生產。

在汽車行業,其零部件、組件和外觀是工業塗料的主要出口,由於需求暴跌,來自中國等主要來源的零部件短缺,實行隔離和居家政策,並限制了貨物的跨境運輸。

在建築行業,塗料的另一個主要客戶部門,中央和地區當局對場地的開放採取了更強硬的態度,因為更需要安全協議,包括社會距離和衛生等問題。

在塗料行業本身,停工期間對生產的主要限制是需求急劇下降和原材料供應鏈中的困難。

在塗料下游價值鏈的封鎖放鬆之後,重新開始工作的一個巨大動力是政府發布了關於COVID安全工作條件的指導意見,特別是在社會距離較遠的情況下。此外,僱主一直在與僱員就適用於特定工廠或場所的安全協議進行協商。

該指南和協議有助於重振建築行業,就塗料價值鏈方面,建築行業涉及的工人數量最多,從塗料生產到油漆施工和個人裝飾的油漆應用。

英國塗料和裝飾協會(PDA)首席執行官Neil Ogilvie解釋說:“人們對油漆工裝飾住宅的需求一直受到抑制,但目前還不清楚如何按照《COVID安全規則》進行裝飾。”

他繼續說:“現在英國政府已經公布了關於如何在人們的家中安全完成油漆噴塗和其他工作的指導意見。我們的成員現在可以放心在家裡工作,並確保他們安全地工作。

在汽車工業復蘇的帶動下,其他可能較快復蘇的行業是工業塗料。英國塗料聯合會(BCF)公共事務經理David Park表示:“工業塗料行業對我們許多成員而言至關重要,重新開始生產,對他們來說將是一個真正的提振。”

對於德國塗料行業而言,工業塗料需求的上升尤為重要,因為它依賴於汽車和其他工程客戶。VdL發言人說:“我們希望所有行業都能實現經濟復蘇,尤其是在受到重創的工業塗料領域。

但是,歐洲工業界最大的擔憂是,新冠肺炎后的復蘇將因第二波大流行而脫軌。

經濟恢復增長將取決於COVID能否繼續受到嚴格控制。

Maier說:“儘管在穩定感染傳播方面取得了暫時性成功,但第二波大流行可以隨時逆轉經濟復蘇的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