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號站登陸地址_鈷產業鏈大整合分析 定價話語權究竟被何人掌控     文章來源:上海有色網

  • 内容
  • 评论
  • 相关

  五一之後的两天,對於鈷行業來說,是刻骨銘心的。短短两天,持續上漲了近兩年的鈷價突然下跌3萬元/噸,幅度達4.5,由原先的66.25萬元/噸報收63.25萬元/噸。如此迅猛的迎頭痛擊,在鈷市場,近些年還不曾有過,直接反映在市場上的便是鈷相關企業那两天的股價直線下跌。對於其他行業來說,可能三日總跌幅達十餘的不在少數,但作為營收、凈利雙增長的鈷企來說,大概也只有遇到罕見的國際貿易戰時,才會有如此大的跌幅。

  SMM5月8日發表文章:《高位鈷價突然斷崖下挫 市場悲觀引發恐慌浪潮》對於五一之後两天的鈷價下跌的原因做了詳盡的分析,同時對於二季度鈷價做了預測。鈷價的突然變動讓人措手不及,行情的異動,就需要我們重新回顧整個鈷行業乃至鈷產業鏈的歷史。

  鈷在地球上分佈廣泛,但含量很低,主要以類質同像或包裹體形式賦存在自然界中。鈷主要與銅、鎳伴生,獨立鈷資源僅17。鈷礦資源分佈集中,近一半資源都分佈在剛果。據美國地質調查局2015年新統計,已探明陸地鈷資源量約2500萬噸,儲量720萬噸,儲量高度集中在剛果(金),澳大利亞和古巴。

  世界鈷資源的分佈很不平衡,剛果(金)、澳大利亞和古巴三國儲量之和就佔了總儲量的68。剛果(金)是鈷儲量豐富的國家,截至2014年,該國鈷儲量達到340萬噸,居世界位。居世界第二位的是澳大利亞,儲量為110萬噸。古巴居世界第三位,儲量為50萬噸。其後依次為贊比亞、菲律賓27萬噸;俄羅斯、加拿大各25萬噸;新喀里多尼亞20萬噸;巴西8.5萬噸;中國8萬噸;美國3.7萬噸;南非3.2萬噸等。

  據中國產業發展研究網發布的研究報告中显示,鈷礦資源中,41為銅鈷礦,36為鎳銅鈷硫化礦,15為紅土鎳鈷礦。從鈷礦產出分佈來看,銅鈷礦佔比60,鎳銅鈷硫化礦為23,紅土鎳鈷礦為15。在這些礦中,鈷品味都大幅低於銅、鎳品味,導致鈷礦開採更多的受銅、鎳價格影響,鈷價格對其影響較小。例如2010年鈷供給同比大幅增長近30就是由當年銅價高位推動。

  據相關資料不完全統計,2017年主要產鈷國家為剛果、澳大利亞和古巴。

  其中,剛果(金)擁有世界的鈷資源量。境內主要有9座主要礦產項目,現有合計產能7.43萬噸。其中兩座控制於歐亞資源,至2018年合計產能1.98萬噸;兩座控制於嘉能可,合計產能3.4萬噸,2016年剛果(金)鈷產量約6.6萬噸,增速下降明顯低於預期。

  鈷資源量排名第二的澳大利亞境內主要擁有4處主要礦山,分別為Cawse Open,Murrin Murrin,Radio Hill和Ravensthorpe,分別歸屬於OJSCMMC Norilsk Nickel(100股權),Minara Resources(60股權)和嘉能可(40股權),Fox Resources(100股權)和量子礦業公司(100股權),鈷產能分別為200噸,2000噸,200噸和1400噸。4處礦山均為鎳鈷礦。澳大利亞還擁有一處產能為0.3萬噸的鈷精鍊廠Palmer nickel-cobalt Refinery 。澳大利亞的鈷存庫量僅次於剛果(金),2016年庫存量達到100萬噸。2016年澳大利亞的鈷產量為0.51萬噸,少於俄羅斯,僅排名世界第五。

  古巴擁有世界第三的鈷資源量。境內主要有一處礦山生產鈷,該礦山屬於鎳鈷礦。2016年,Moa Nickel(政府擁有50股權,Sherritt International擁有50股權)生產了5.6萬噸鎳以及0.42萬噸鈷,相較於2015年5.64萬噸和0.43萬噸的產量分別下降14.5和2.3。

  從2013年開始,中國鈷產量達到0.77萬噸,僅次於剛果(金)。2015年,中國鈷庫存量為8萬噸,精鍊量4.87萬噸,產量為0.72噸;2016年鈷庫存8萬噸,產量為0.77萬噸。

  據相關資料統計,單是2000至2014年的14年間,世界礦山鈷的產量翻了近4倍,從2000年的3.3萬噸(金屬量)增至2014年的12.3萬噸,年均增速約為9.8。但隨後幾年,鈷礦的產量開始趨穩,2014至2016年,每年總產量基本維持在12萬噸左右。產量難以再上一個台階,一方面是由於伴生礦的開採成本比普通礦藏要高,技改升級需要一定周期;另一方面,由於鈷礦集中在少數幾家礦業巨頭手中,所以穩定鈷價也成為各大礦業巨頭的共同訴求。從國際鈷定價話語權角度來看,嘉能可、洛陽鉬業、歐亞資源、謝里特、淡水河谷等大型跨國生產商控制了絕大多數鈷資源。

  帝王巨頭嘉能可

  近年來,嘉能可通過縱向和橫向的併購投資,企業規模與產品種類不斷擴大,有效實現規模經濟與範圍經濟,不斷鞏固行業地位,目前嘉能可是大的鈷原料供應商,掌握鈷市場20以上的市場份額,在鈷市場有着較大的話語權,鈷資源分佈遍及南非、澳洲和美洲。2017年2月通過收購,嘉能可已擁有Mutanda 100的權益以及Katanga 約86.33的權益。

  嘉能可擁有儲量大、資源稟優異的鈷礦資源,總儲量206.07萬金屬噸。嘉能可鈷礦的主要產能來自於非洲的銅鈷礦項目及加拿大和澳大利亞的兩個鎳鈷項目。其中,剛果(金)的Mutanda銅鈷礦資源儲量大、品位高。Katanga銅鈷礦品位也超過0.5,資源稟賦條件好。據2016年生產報告,旗下Mutanda、Katanga、Mopani、Murrin Murrin和INO幾個鈷礦項目的金屬量分別為114.48萬噸、65萬噸、11.36萬噸、14.27萬噸和0.96萬噸,嘉能可的鈷金屬總儲量合計為206.07萬金屬噸。

  有人統計,為富碩的鈷礦,有一半都在嘉能可手中。據統計,作為目前是大鈷礦生產商,嘉能可2016年全年共產鈷原料28300噸,占鈷礦總產量23。羅馬並非一日建成。在嘉能可擁有的206.07萬噸鈷礦儲量中,部分礦產可謂收益驚人,其中,就包括其在2008年金融危機中所收購的加丹加礦業公司(Katanga Mining)。彼時,加丹加礦業公司因國際銅價跌幅過半而陷入生存絕境,在四處借貸無門的情況下,不得已以區區5億美元賣身給嘉能可。在後來的加碼收購后,嘉能可目前共擁有該公司85以上股份。而這家公司的市值在短短數年內迅速恢復。從收購時的13億美元市值到現在的40億美元,在加丹加一役中,嘉能可不能不說是幸運之神的寵兒。

  有業內人士表示,如果上面的故事是鈷成就了嘉能可,那麼17年以來新版本的鈷市風雲,則可能主要圍繞嘉能可是如何成就了鈷這條主線展開。據介紹,2017年初,一家叫作Cobalt 27的公司在加拿大多倫多成立,主要經營買賣金屬鈷及收購鈷礦產權,上市年,該公司股價就暴漲了600。去年聖誕節前夕,這家公司在國際市場上一筆鈷交易直接令第二天國際鈷價大漲10。業內人士猜測,這家公司的大股東與嘉能可同樣來自瑞士,因此其可能是嘉能可的一副馬甲,而作為鈷價上漲的大受益者,嘉能可一邊控制現貨來源,一邊控制衍生品交易,在左右互搏中獲取暴利。

  2017年12月12日,嘉能可及旗下公司披露KCC計劃於2018年季度恢復生產,已經為電動汽車革命做好準備,並上調營銷業務的盈利指引。指引規劃2018-2020年鈷產量將達到1.1萬噸、3.4萬噸和3.2萬噸。

  5月4日,據SMM在《鈷產量同比上漲11 嘉能可一季度生產報告出爐》一文中显示新消息,2018年一季度,嘉能可自有鈷資源產量為7千噸金屬鈷,同比上漲11。一季度非洲銅項目鈷產量為6.1千噸,同比上漲7,增量500噸主要來自於Katanga,該礦山於2018年3月按期交付批鈷產品。綜合鎳業務下鈷產量為0.2千噸,同比上漲100,若包括第三方供料,該項目金屬鈷產量為1千噸,同比上漲25。Murrin Murrin項目金屬鈷產量為0.7千噸,同比上漲40,主要是去年同期相關冶鍊廠檢修產量不足。

  國內、第二的洛陽鉬業

  洛陽鉬業4月27日晚發布了2018年季度業績報告。公司2018年一季度實現營業收入74.32億元,同比增長28.5;實現凈利潤18.6億元,同比增加86,其中:歸屬於母公司所有者的凈利潤15.5億元,同比增加160;實現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后歸屬於母公司所有者的凈利潤15.58億元,同比增加171。

  洛陽鉬業傲人的業績與其在鈷礦上的布局密不可分,據公司發布的2017年年報显示:洛陽鉬業主要從事銅、鉬、鎢、鈷、鈮、磷等礦業的採選、冶鍊和部分深加工等業務,擁有較為完整的一體化產業鏈條,是前五大鉬生產商及大鎢生產商、第二大鈷、鈮生產商和的銅生產商,同時也是巴西境內第二大磷肥生產商。

  在境內主要從事的業務為:鉬、鎢金屬的採選、冶鍊、深加工、科研等,擁有鉬採礦、選礦、冶鍊、化工等上下游一體化業務,主要產品包括鉬鐵、仲鎢酸銨、鎢精礦及其他鉬鎢相關產品,同時回收副產銅、錸、鐵等金屬礦物。

  在境外,公司於澳大利亞境內運營NPM 銅金礦,間接持有NPM 80權益。該礦主要業務範圍覆蓋銅金屬的采、選,主要產品為銅精礦,副產品為黃金。

  在巴西境內運營CIL磷礦和NML鈮礦,間接持有巴西CIL磷礦業務100權益,該礦業務範圍覆蓋磷全產業鏈,磷礦開採方式為露天開採作業,主要產品包括:高濃度磷肥(MAP、GTSP)、低濃度磷肥(SSG、SSP粉末等)、動物飼料補充劑(DCP)、中間產品磷酸和硫酸(硫酸主要自用)以及相關副產品(石膏、氟硅酸)等。同時,間接持有巴西NML鈮礦100權益,該礦業務範圍覆蓋鈮礦石開採、加工,主要產品為鈮鐵。該礦通過對鈮礦石進行破碎、格篩、濃縮、浸出及冶鍊等工序進行加工。於剛果(金)境內運營的TFM銅鈷礦,間接持有56權益,同時擁有24股權的購買權。業務範圍覆蓋銅、鈷礦石的勘探、開採、提煉、加工和銷售,擁有6個礦產開採權、近1,500平方公里的礦區、從開採到加工的全套工藝和流程,主要產品為電解銅和氫氧化鈷。

  洛陽鉬業2017年產銷量情況分析表:

  鈷產業鏈大整合分析 定價話語權究竟被何人掌控

  2018年一季度洛陽鉬業在中國業務實現鉬、鎢產量分別為4,589噸和2,635噸;剛果銅、鈷產量分別為39,464噸和4,843噸,季度鈷產量創歷史新高;巴西鈮、磷產量分別為2,281噸和27.19萬噸;澳洲NPM(80權益)銅、金產量分別為8,680噸和7,528盎司。公司一季度主要業務在中國冬季、春節及剛果雨季的影響下,各產品產量仍保持相對穩定,鉬、鈷產量較同期保持增長。立足中亞,野望的歐亞資源哈薩克斯坦大礦業公司歐亞資源集團(ERG)總部位於盧森堡,主要大股東之一是哈薩克斯坦政府,業務主要在哈薩克斯坦、中國、俄羅斯、巴西和非洲等國家和地區,擁有大約75000名員工。

  據海通證券的研究報告显示,歐亞資源集團的鈷礦資源全部位於非洲國家剛果(金),設有全資子公司剛果鈷業(Congo Cobalt Corporation)。該公司擁有的波士礦業(Boss Mining)70的股權,後者擁有的Mukondo Mountain是歐亞資源主要的鈷礦山之一。公司分別在2010年和2012年收購Camrose Recources 50.5和49.5的股權,實現100控股。Camrose Recources及其附屬子公司擁有5處剛果(金)的銅鈷礦開採權益,包括Kolwezi Tailings項目、Africo項目和Comide項目等。目前集團的鈷精礦生產基本由Boss Mining項目進行。此外,歐亞資源集團從2015年6月開始METALKOL RTR項目建設,如果項目建設順利,則在未來3至5年時間內可使歐亞資源集團鈷礦產能提高30左右。

  在中遊冶煉方面,歐亞資源毗鄰礦山,地區龍頭。其在與剛果(金)南部毗鄰的謙比希地區設有一座銅鈷礦冶鍊廠(ChambishiMetalsPLC),目前主要負責加工BossMining和Frontier開採的銅鈷礦。產能分別為55000噸金屬銅和6800噸金屬鈷,是贊比亞大的冶鍊廠之一。

  據中國產業信息統計显示,此三家鈷供應商市場佔有率合計就已經超過40,不折不扣的為鈷業三巨頭。

  據新消息,SMM昨日(5月10日)發文显示:2018年3月中國鈷原料進口總量4,911金屬噸,環比上漲35.6,同比上漲14.1,2018年一季度中國進口鈷原料1.4萬噸,環比2017年四季度上漲17。

  面對日益增長的新能源車產量,鈷礦如同新時代的石油一樣重要,短短兩年就上漲230的鈷價讓所有企業都認識到原材料供應的重要性,大型巨頭礦企的一舉一動也隨之影響整個產業鏈甚至是整個行業的陰晴變化。尤其是作為稀有金屬的鈷,是電動汽車關鍵的電池組件,隨着目前新能源汽車井噴的時代,2016年初以來已經上漲了兩倍多的鈷也顯得越發的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