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號站娛樂業務:_稀土行業與時俱進適時調整產業管理政策     文章來源:赤子雜誌社

  • 内容
  • 评论
  • 相关

  稀土實際並不稀缺

  稀土又稱稀土元素,是元素周期表中鑭系元素鑭(La)、鈰(Ce)、鐠(Pr)、釹(Nd)、鉕(Pm)、釤(Sm)、銪(Eu)、釓(Gd)、鋱(Tb)、鏑(Dy)、鈥(Ho)、鉺(Er)、銩(Tm)、鐿(Yb)、鑥(Lu),加上與其同族的鈧(Sc)和釔(Y),共17種元素的總稱。按元素原子量及物理化學性質,分為輕、中、重稀土元素,前5種元素為輕稀土,其餘為中重稀土。作為戰略資源,稀土有工業味精之稱,因其的物理化學性質,在航空、航天、电子信息、鋼鐵、有色金屬、机械製造、農林牧業等產業領域用途廣泛。是現代工業中不可或缺的重要元素。

  說起稀土,人們習慣認為它儲量稀缺,但實際總體上稀土並不稀缺。如果要說稀缺,只是其中的中重稀土相對稀缺。以2011年全世界7278萬噸的稀土工業儲量,以現有的年開採量25萬噸計算,其使用年限可達數百年。

  當前,中國以23(1700萬噸,REO)的稀土資源承擔了世界90以上的市場供應。中國生產的稀土永磁材料、發光材料、儲氫材料、拋光材料等均占世界產量的70以上。中國的稀土材料、器件以及節能燈、微特電機、鎳氫電池等終端產品,滿足了世界各國特別是發達國家高技術產業發展的需求。20世紀70年代末實行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稀土工業迅速發展。稀土開採、冶鍊和應用技術研發取得較大進步,產業規模不斷擴大,基本滿足了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的需要。中國已形成內蒙古包頭、四川涼山輕稀土和以江西贛州為代表的南方五省中重稀土三大生產基地,具有完整的採選、冶鍊、分離技術以及裝備製造、材料加工和應用工業體系,可以生產400多個品種、1000多個規格的稀土產品。(中國的稀土狀況與政策 白皮書)。上述的闡述說明7成以上的稀土資源在國外。同時由於我國完整的稀土產業鏈和工業體系,向世界提供了大多數品種和規格齊全的稀土初級產品和材料。而世界其他稀土資源國出於保護本國的資源和環境的考慮,並沒有大力開發其資源,轉而從我國進口價廉物美的稀土初級產品和材料。

  國外具有經濟價值的稀土礦產資源主要由氟碳鈰礦、獨居石、鈰鈮鈣鈦礦、磷釔礦構成,儲量大,分佈廣,構成了國外稀土資源的主體,但各礦物中稀土元素組成差異大。其中輕稀土元素佔比超過95 。由此可見,中重稀土元素的缺少是國外稀土礦資源一個突出特徵。(2017年全國有色地勘單位新增稀土儲量105.23萬噸。2018-4-20 中國國土資源報)

  與時俱進,適時調整產業管理政策

  迄今為止,《國務院關於促進稀土行業持續健康發展的若干意見(國發〔2011〕12號)》和對其進行的細化和拓展的《稀土行業發展規劃(2016-2020年)》(工業和信息化部2016年9月29日出台)仍是規範稀土行業發展的綱領性文件,隨着時間的推移和實踐的經驗,其中一些規定已不符合現在的情況。

  例如,國務院關於促進稀土行業持續健康發展的若干意見(國發〔2011〕12號)中提出的加快淘汰池浸開採、氨皂化分離等落後生產工藝和生產線。由於此條規定,隨後,國內大部分企業改成了鈉皂化、鈣皂化、鎂皂化生產工藝,但據了解,國內現在仍有相當部分的分離企業採用氨皂化分離生產工藝(其中大部分採用氨水回收利用技術,大程度減少氨氮排放),通過技術改造,同時增加氨氮處理設備,可以實現氨氮達標排放,當然成本有所增加。據企業反映,與其他幾種皂化工藝相比,氨皂化工藝仍是操作工藝、產品質量、生產成本綜合考慮具價值的生產工藝。基於上述情況,國家相關部門在近些年的檢查和核查中未再強行要求淘汰氨皂化工藝,只是強調必須實現達標排放。

  還有其他諸如禁止採用離子型稀土礦堆浸、池浸選礦工藝,禁止開發獨居石單一礦種等規定,可根據當地地質和礦石情況,以大程度保護資源和環境為原則,選用適時適當工藝加以處理。《稀土工業污染物排放標準》中的一些指標也存在一定的偏頗,如針對現有分離企業諸多採用鈉皂化、鈣皂化、鎂皂化生產工藝,可在標準中增加鈉、鈣、鎂的排放標準,以防止造成土地鹽鹼化。當然還有其他一些問題。

  綜上所述,建議國家相關管理部門適時召集業內企業家、專家、學者多方論證,集思廣益修正上述文件,使其真正貼近行業實際、服務於行業發展、有利於國家總體發展戰略。

  開拓兩個市場,用好兩個資源

  一帶一路沿線諸多國家,都有稀土資源。由於所在國家的政策、資金、技術及相關配套行業等諸多原因,在當地並沒有得到很好的開發和利用,而根據我國目前的稀土產業管理政策,每年的稀土礦產品指令性計劃開採量為10.5萬噸,冶鍊分離產品指令性計劃產量為10萬噸。而中國稀土行業協會根據稀土應用產品產量推算得出冶鍊分離產品產量為15萬噸以上,說明有5萬噸以上的產品並不是由指令性計劃開採的礦生產而來,這些礦其中一部分來源於國內私挖盜採,另一部分來源於國外進口(不排除其中含有走私的稀土礦產品)。我國目前的稀土產業管理政策,對於採用進口稀土資源進行生產,沒有明確的規定,各省有着不同的解讀,不同的管理規定。給各省企業帶來困惑,令企業無所適從,造成新的不公平競爭。

  為更好地保護我國的稀土資源,為更好地開拓兩個市場(國際和國內市場),用好兩個資源(國際和國內資源),建議國家放開符合我國安全環保標準和產品質量標準的海外稀土資源的進口和開發利用,由其生產出的冶鍊分離產品產量不計入指令性計劃之內。如此,將更加有利於我國稀土新材料的推廣應用,從而促進我國高新材料和高新技術產業的發展。

  同時,為了保證我國稀土工業和高新技術產業的可持續、健康、穩定發展,同時為保持稀土產業政策的連續性,建議國家相關管理部門可逐步增加輕稀土的指令性計劃,直至完全放開,使其充分滿足我國高新技術產業發展的需求。而在中國仍然佔據絕大部分資源和的市場份額的中重稀土領域,可根據產業下游應用材料和終端產品的發展和需求,適時做出恰當的調整,充分發揮我國在中重稀土領域的資源優勢,進而我國高新技術領域邁向世界。

  稀土供給的多元化,有利於延長中國稀土礦脈的開採周期,提升資源利用的可持續性。在稀土供給逐漸實現多元化的未來,中國稀土將面臨的是激烈的競爭。新稀土材料的研發,終端應用領域的開拓,是中國稀土行業立足世界的必備條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