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號站代理_缺少國際定價權 中國稀土賣了個“土”價錢     文章來源:人民網

  • 内容
  • 评论
  • 相关

  上世紀90年代,就有中東有石油,中國有稀土的說法。然而,十多年過去了,儘管我國稀土產業在世界上創造了資源儲量、生產量、銷售量和消費量四個,但由於我國稀土產品在國際上沒有定價權等多種原因,稀土只是賣了個土價錢!

  稀土不是普通的土,而是17種金屬元素的統稱。由於具有許多優異的光、電、磁等物理特性,能與其它元素組成品種繁多、用途各異的新型材料,稀土已成為高科技和國際競爭中的重要戰略資源。中國科學院院士、北京大學稀土研究中心名譽主任徐光憲介紹說:美國的制導武器中就使用了大量的稀土。

  然而,與稀土在戰略資源中的真實身價相反,近年來我國稀土產品價格無論在國內還是出口都大幅下挫。據江西省南方稀土高技術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武立群介紹,目前,國內氧化鈰每噸價格僅為0.9萬元左右,而4年前為4萬至5萬元;99的氧化釹現在每噸不到5萬元,4年前為10萬元。99.999氧化釔價格下跌的更厲害,從4年前的每噸20萬元跌至目前的5萬元。

  內蒙古自治區稀土行業協會秘書長鬍玉林介紹,我國稀土產品供應量佔總需求量的85以上,出口量逐年增加,但是價格反而急劇下降。去年我國稀土產品出口量為5.49萬噸,是1990年的9倍,但平均價格卻從每噸1.36萬美元下降到0.73萬美元,下降了46.2。

  為什麼具有巨大資源優勢的我國稀土產品走到了今天這步境地呢?

  首先是缺乏統一管理,導致資源嚴重流失。早在1991年,稀土資源便被國家列為保護性開採特定礦種。1998年在機構改革中,國務院又保留了國家稀土辦公室,並給予稀土辦把我國寶貴稀土資源的規劃、研究、開發、使用工作統籌抓起來的職能。目前,我國稀土在採礦方面歸國土資源部管理,而出口配額的發放歸商務部,管理上存在着很大的脫節。由於前些年稀土價格比較高,結果地方上無證開採、越界開採和亂采濫挖現象十分嚴重,資源利用率很低,資源破壞和浪費嚴重。當前,我國稀土采、選、冶綜合利用率北方礦大約60左右,南方礦更低。徐光憲院士憂心忡忡地說:按照目前的開採水平,再過50年,我國將從稀土資源大國變成小國了,稀土資源的保護已經刻不容緩。

  其次是初加工產品產能嚴重過剩,深加工能力不足。稀土行業產生的效益不在於礦山的開採和冶鍊,而在於二次使用所產生的巨大效益。將1億元稀土原料用於高科技產品中,可創造200億元的巨大效益。據國家發改委稀土辦負責人介紹,目前世界上90的彩電粉原料都依賴中國的稀土產品。由於中國產業化水平低,我國只出口大量的稀土原材料,日本和美國再加工成彩電粉高價賣給中國和韓國。

  目前,我國有稀土企業100多家,稀土冶鍊分離能力超過20萬噸,而全世界稀土產品需求量不過10萬噸。我國每年生產的80稀土產品都是用來出口。2003年我國出口稀土產品5.49萬噸,是創匯多的一年,也不過才4.02億美元,僅占我國總出口額的千分之一強。

  第三是配額發放和管理方式存在着諸多弊端,給外商以可乘之機。胡玉林向記者介紹,目前稀土出口配額還沿用1998年的分類和分配方法,已經不適應稀土產業的發展和稀土產品出口的需要。商務部配額發放過程中未向稀土生產大省傾斜,導致很多生產企業得不到配額。相反,一些不具備資質的絲綢、电子等貿易商卻通過各種渠道得到配額。內蒙古稀土產量占國內的半壁江山,但2002年分配的配額只佔全國總配額的12.5,去年降到10.9。雖然國家明令禁止買賣配額,但大部分冶鍊企業暗地里都這麼做,否則產品出不去。去年內蒙古地區的企業購買的配額相當於分配到配額的1倍。很多企業購買一噸稀土出口配額要1500元至2000元,企業的利潤大部分都被購買配額抵消了。

  針對我國稀土采、選、冶、銷存在的問題,國家發改委稀土辦負責人及一些業內專家建議:

  加強多部門合作,從各個環節治理我國稀土存在的問題。國家發改委制定的《中國稀土工業十五規劃》已經取得初步成效。但稀土治理工作應該是全國一盤棋,需要多個部門密切合作。對此,應加大國家稀土辦的權利和職能,使之成為真正發揮和協調作用的稀土行業機構。

  要加大資源保護力度,對違規建設的稀土礦山和冶鍊項目進行清理整頓。明年稀土辦將會同國務院有關部門開展集中清理整頓工作。國土資源部將會同地方政府對稀土開採進行嚴格的審查和清理,取消那些無證開採、越界開採的礦業,並對南方的離子型稀土進行資源保護。

  國家發改委應限定開採總量,對稀土冶鍊和分離產品實施總量控制。對於那些違規建設的冶鍊分離項目,將根據有關法律、法規和產業政策進行嚴肅處理,大幅度壓縮現有生產能力。對冶鍊和分離企業頒發國家行業主管部門生產許可證。

  出台稀土產品出口經營管理辦法,對出口供貨資格生產企業和貿易企業進行認證。建議國家把配額直接發放到有進出口權的大型生產企業。限制初級產品出口,對高附加值產品取消配額管理,全面放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