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號站平台網址_有色金屬業過冬尚需時日:三座大山壓頂     文章來源:中國產經新聞報

  • 内容
  • 评论
  • 相关

  近日,廣西壯族自治區南寧市中級人民法院公告,廣西有色金屬集團有限公司破產。經過半年重整努力,廣西有色金屬集團還是進入破產清算,成為銀行間市場債券發行人中家破產清算企業。

  早在去年6月,廣西有色金屬集團有限公司就曾在中國貨幣網發布《特別風險提示公告》稱,由於發生巨額虧損,該公司發行的將於6月13日到期的2012年度期中期票據兌付存在不確定性,該公司目前正在通過多種途徑籌集償債資金,此舉表明企業現金流已經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

  雖然企業負責人曾在今年3月18日及6月8日組織召開了兩次債權人會議,但討論和表決內容多為小規模資產處置,或資產劃出、放棄債權等事項,多數也被債權人否決,並未有任何整體的重整方案出台,終只能走破產清算程序。

  壓在頭上的三座大山

  在破產重整清查審計后,廣西有色資產總額為42.86億元,負債總額92.9億元,所有者權益-50.05億元,資產負債率達216.77。而在審計前,資產負債率為121.04。

  值得注意的是,公司是廣西的集國有資產運營、礦產資源勘探、採礦、選礦、冶鍊、深加工及科研、貿易、建築施工於一體的大型國有獨資企業集團。公司擁有全資、參股、控股企業20多家。錫、銦資源豐富,產量,主營有色金屬採選冶生產。

  此外,公司擁有銅坑礦、高峰礦、佛子沖鉛鋅礦等近21個採礦權,錫儲量排名全國第二,銦儲量排名世界。公司下屬華錫集團的來賓冶鍊廠是世界大的原生銦冶鍊基地,原生銦冶鍊能力為80噸/年,位居世界。

  按理說,一個擁有如此豐富資源並受到政府扶持的企業本應該在經營上順風順水,但廣西有色金屬似乎從開始發展就表現得步履蹣跚。而在其向廣西交通投資集團轉讓17.18股權和向廣西北部灣國際港務集團轉讓25股權后,廣西有色金屬持有的優秀資產華錫集團股權,已由67.2下降至25.02,企業已經徹底失去盈利能力。

  廣西有色金屬的倒下在行業內引起了軒然大波,造成廣西有色金屬衰敗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既有體制上的原因,也有市場上的原因。

  首先是產能過剩問題,雖然國家出台多項政策鼓勵去產能並獲得了一定的成效,但許多品種的現有庫存基數非常龐大,短時間內難以消化。居高不下的庫存反過來又在打壓商品價格,再加上開採成本的上升,企業盈利能力正在進一步被擠壓。此外,雖然國家加大了私礦的打擊力度,但在某些地區仍舊猖獗,這也增加了產品在市場的供應量。

  其次,再兇猛的生物也受不了抽絲剝繭,企業從銀行貸款可以在短時間內解決資金問題,但如果短時間內無法提高盈利或找到新的利潤增長點,那麼高額的利息也同樣可能反過來壓垮企業。

  根據中債資信數據显示,早在2015年一季度,公司資產負債率和全部債務資本化比率分別升至93.58和91.50,並且大多是短期貸款。而從銀行融資來的錢是要交付利息的,這直接造成企業資金鏈斷裂。

  后,一些國企內部的官僚迂腐體制問題仍在阻礙企業發展。去年4月以來,廣西有色金屬原黨委書記、董事長李陽通和原副總經理李賦屏接連被帶走調查,隨後均被開除黨籍。根據廣西紀檢委的調查显示,此二人均存在收受財物挪用公款造成國有資產巨額損失的情況。

  由於有色金屬的特殊性,我國大型有色金屬企業大多都有國字頭的身影,而許多企業或多或少都會存在一些問題。供需失衡、債台高築以及體制問題成為困擾我國有色企業發展的三座大山。

  想要過冬尚需時日

  不可否認的是,有色企業仍舊還在集體過冬,那麼如何讓行業平穩過渡,兼并重組則成為好的選擇。但行業內普遍感覺,重組看起來容易,但在實際操作過程中可能並不非那麼簡單。

  兼并重組一般是行業內重組或者跨界重組,而在全行業日子都不好過的前提下,去收購一家經營範圍一樣的企業,除非被收購方有非常優質的資源,否則可能只會加重收購方自身的負擔。而跨界重組又可能因為對行業的不了解而出現投資失敗,所以整體表現得較為保守。

  在我國,國有企業的兼并重組一般由當地政府發起牽線,很少由市場自由調節,而在選擇重組對象以及重組實際進行過程中,則可能出現各種貓膩,甚至企業的重組可能變成一場利益輸送的鬧劇。

  拋開這些問題不談,有色金屬供應在範圍內都處於供大於求的狀態,這也說明國內有色企業想要過冬可能還尚需時日。

  那麼如何才能安全平穩地度過這場寒冬?淶源中海礦業有限公司負責人劉富仁告訴《中國產經新聞》記者,除了繼續堅持去產能之外,努力提高加工技術,提高礦石優選質量,而在重組問題上,政府可以起到牽線搭橋的作用,但不應過分干預。

  中國有色金屬工業協會政策研究室主任趙武壯則認為,2016年,中國有色金屬工業的結構性調整的關鍵在禁、退、減、並、轉、升。一方面,要禁止國內有色金屬冶鍊和一般加工產能的盲目擴張;另一方面,要加快缺乏競爭力的產能退出市場。對於長期虧損、扭虧無望且難以退出的企業,通過市場化兼并重組和依法破產進行處置。

  劉富仁表示,產能過剩問題在短時間內不太可能有大幅度改善,而國內技術目前總體處於世界中低端的水平,目前來看只有提高科技含量增加產品的毛利率,才可能帶來新的效益。此外,通過政府牽線,企業聯合限產等措施也可以在短時間內緩解產能過剩帶來的價格壓力過大等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