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號站測速登錄地址_國內鐵礦石企業舉步維艱 面臨內憂外患     文章來源:華夏時報

  • 内容
  • 评论
  • 相关

  舉步維艱,內憂外患。9月22日,億海藍航運大數據部分析師林書來對《華夏時報》記者說,國內鐵礦石企業的生存狀況堪憂。

  目前,鐵礦石企業生產經營十分困難,我們四處呼籲,但沒人理睬。9月21日,中國冶金礦山企業協會常務副會長雷平喜無奈地對《華夏時報》記者說。當記者提及該協會就國內大中型礦山企業擬聯合對進口鐵礦石產品進行反傾銷調查申請時,雷平喜並未否認知曉此事,反而反問記者:你不知道後來又有新的說法嗎?

  據悉,這次鐵礦石進口反傾銷是7月26日中國冶金礦山企業協會在相關網站上發布的消息,後來以聲明系誤傳而告終。對此,各方說法不一。

  不清楚。原中國礦山協會會長、現中國民營經濟國際合作商會主席團主席兼秘書長王燕國稱,並表示他現在的身份不便置評。

  那就是一個鬧劇。我的鋼鐵網諮詢總監徐向春向《華夏時報》記者表示,礦山協會原來是想放出一個風聲,為礦石企業減輕壓力,但採取的方式不對。而記者採訪到的多位反傾銷律師也均表示,上述反傾銷調查很難成立。

  相比反傾銷,更重要的是如何確保中國進口鐵礦石需求。今年,鐵礦石進口量仍會維持在一個高水平,預計增速5左右。林書來說。

  國內礦企內困外擾

  當前,經濟面臨較大下行壓力,處於困難中的礦山企業更是壓力重重。徐向春說。

  數據显示,2014年末、2015年末和2016年5月末,規模以上礦山企業數量從3447個減少到3128個,再到2335個,僅今年5個月就退出793個。2016年,國內90的新建礦山調整、延期、停滯,產能急速下滑。雷平喜說。

  伴隨產量下滑,鐵礦企業的利潤也在持續虧損。國內5家A股鐵礦上市公司2016年半年報全部显示虧損。1年前就退出來了,轉做生態農業項目。記者採訪到的河北唐山一家礦山企業表示不再經營礦山了。

  本土產能的急劇萎縮,不代表鐵礦石需求的減少。王燕國表示。

  這似乎成為鐵礦石反傾銷調查申請的理由。據悉,此次礦山協會對於反傾銷調查的理由是:大量低價進口,已經對國內鐵礦產業造成了嚴重的衝擊和影響,國內90新建礦山遭遇調整、延期和停滯,產品對外依存度接近85,導致鋼鐵產業安全也面臨巨大挑戰。

  近年來,國際鐵礦石主流礦山採取低價銷售、擠占市場的策略,以消化其持續增長的產能,擴大國際市場垄斷地位,謀求更大的長遠利益。7月26日,擬發起反傾銷調查的中國冶金礦山企業協會在官網貼出的《申請》中如是說。由此,國內20餘家大中型礦山企業聯合作為申請人,由協會代表國內鐵礦產業向商務部提出反傾銷調查申請。

  在鋼鐵貿易領域里,中國反傾銷調查申訴的情況極少,鐵礦石行業發起的反傾銷調查更是首例。高朋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律師姜麗勇對《華夏時報》記者表示,構成反傾銷的基本條件,不是依據進口國所在產業的生產成本,而是要看出口價格與正常價值的比照。巴西、澳大利亞的鐵礦石出口到中國的價格,不能低於巴西、澳大利亞國本土市場的銷售價格。姜麗勇說,進口的東西便宜到比中國國內的生產成本還低,也未必構成傾銷。

  姜麗勇判斷,即便此次遞交了申請,立案的可能性幾乎為零。對於這種資源型產品,商務部肯定會進行通盤的考慮,要兼顧上下游產業的整體利益。北京市兩高律師事務所律師、合伙人董正偉對《華夏時報》記者表示,這幾年,中國鋼鐵行業整體遇到了困境,對進口鐵礦石原料徵收反傾銷稅,意味着中國鋼企生產成本的加大,鋼企日子會雪上加霜。

  進口鐵礦石蜂擁而至

  中國是大的鋼鐵生產國,對鐵礦石需求巨大,按目前的鋼鐵生產量計算,需要消耗鐵礦石12億噸成品礦。林書來說,但國產鐵礦市場是不斷萎縮的,中國所需的鐵礦石只有靠進口來解決。

  國內鐵礦石生產困境的根本原因還是由資源稟賦決定的。林書來說,我國雖然鐵礦石資源儲量巨大,但主要是貧礦,總體上開採難度大,品位差,澳大利亞、巴西這些主要的鐵礦石出口國,資源量巨大,礦石質量高。目前,國外主流礦山的到岸成本才30美元/噸左右,而我國資源較好的,開採難度較低的大型露天礦的成本都比這個高,在50美元-90美元/噸。

  這幾年,進口鐵礦石量確實是越來越大。林書來說。今年四季度進口量仍有可能延續目前的狀況,到今年年底,鐵礦石進口量可能突破10億噸,增速達到5。2015年的鐵礦石進口量是9.5億噸,增速是2.2。

  進口鐵礦石蜂擁而至。林書來認為,在鐵礦石對外依存度不斷提高的情況下,我們需要一定的國產鐵礦石生產保有量,也需要一定的庫存量,作為應對如價格波動等風險的壓艙石。

  徐向春分析,8月很多鋼廠生產處於盈利狀態,利潤可觀,加大補原料庫存力度,預計9月份鐵礦石進口量還將維持高位。

  鐵礦石的進口量今年前1-8月合計為66965萬噸,同比增加5698萬噸,增長9.3,這個量是比較大的。林書來說。原因一是今年受房地產和基建投資所需鋼鐵量的回升( 1-8月累計生產粗鋼53631.56萬噸),保證了鐵礦石的需求量沒有出現下滑;二是去年8月底時,國內鐵礦石的庫存量是在相對低位的,當時港口庫存在8000萬噸,現在是1.01億噸,而今年鐵礦石庫存也會相應有所增加,所以這中間的差值就會有兩千到三千多萬噸;三是今年國產礦被進口礦擠占的市場,預計在2000萬噸左右。

  因此今年有5000萬噸的量需要進口礦來填補。林書來據此推算,今年鐵礦石的進口增速在5左右。如果加征反傾銷稅的話,就會本末倒置,無疑會增加我國鋼鐵企業的成本,會在一定程度上損害鋼企的利益。林書來說,國外主要礦山由於巨大的成本優勢,能消化一定影響,國內小礦山企業未必能得到實惠。

  採訪中,王燕國也承認,在目前鋼鐵去產能、經濟結構大調整的環境下,鐵礦石對鋼廠來說量還是很大的,不是說中國就沒有優質鐵礦石,只是開採的成本太高、產量太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