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號站註冊平台官網_國內工程机械行業難言回暖     文章來源:中國路面机械網

  • 内容
  • 评论
  • 相关

  一季度業績增長超出預期,但就此判斷工程机械行業全面回暖還為時尚早。儘管中國工程机械行業面臨着國內外市場的雙重壓力,但市場空間仍有潛可挖。

  工程机械行業似乎要時來運轉了。今年一季度,挖掘機銷量同比增長15,3月份挖掘機銷量公布的數據同比增長19.35。2月份,全國29家主要挖掘機生產企業銷售台數同比增長31.61,由於2月份挖掘機銷售的迅猛增長,12月挖掘機總銷量與2015年1-2月份的總銷量基本持平。這是自2012年工程机械市場斷崖式下滑以來,首次實現同比增長、環比持平的情況。

  國金證券分析師潘貽立表示,從投資改善傳導至工程机械銷量改善的一般機制是:從投資好轉,帶動開機率提升,到二手機需求銷量上升,再傳導到新機銷量的上升,整個傳導周期需要3個月到半年。從1-3月的數據來看工程机械增速超預期。

  國家統計局發布的數據显示,季度國內生產總值實現6.7的增長,達到15.86萬億元。其中,與工程机械行業有着緊密關聯的房地產開發投資漲幅更高,扣除價格因素實際增長9.1,達到1.77萬億元。這在一定程度上也帶動了工程机械行業的發展。

  但就此認為工程机械行業回暖或為時尚早。中國工程机械行業調查研究中心發布的4月份中國工程机械市場指數(CMI)為87.66,同比增速負7.27,環比增速負35.67。CMI在50~100之間,表示市場比較悲觀,可能存在下滑風險。

  中國工程机械工業協會相關負責人對《財經國家周刊》記者表示,回暖還有待確認,須五六月的數據驗證。因為政策面和市場面因素都會影響工程机械行業的回暖。

  回暖尚無定論

  《財經國家周刊》記者梳理一季度財報發現,7家產品較全面的工程机械上市整機企業中,三一重工、中聯重科和徐工机械營業收入均同比下降,降幅低的三一重工也高達約17。儘管除中聯重科和廈工股份外的另外5家企業的凈利潤實現了增長,但均未超過一億元,其中4家企業凈利潤不足2千萬元。

  更能反映一家公司經營業績好壞的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凈利潤(簡稱扣非凈利潤)數據显示,7家上市公司僅有2家的為正數,其中柳工為99.91萬元,山河智能雖增長了1828.74,但僅為1100萬元。5家扣非凈利潤為負的上市公司中,還有三家同比負增長,其中三一重工的同比下降幅度大,高達767.89。

  7家上市公司中,中聯重科的經營業績表現墊底,不僅營業收入同比下降,凈利潤、扣非凈利潤也均為負數,且同比分別下降了72.25和63.32。僅有山河智能營業收入、凈利潤和扣非凈利潤均上漲。

  國外工程机械企業日子也不好過。4月22日,被視為工程机械市場晴雨表的大的土方工程机械、建築机械和礦用設備製造商美國卡特彼勒公司公布了今年季度的業績,實現銷售收入95億美元,同比2015年的127億美元下降25.20。商業、金融信息和財經資訊提供商彭博(Bloomberg)的統計數據显示,這是卡特彼勒自2012年第四季度以來14個季度中12次同比下降,剩餘兩個季度也是微增長。

  4月底,卡特彼勒表示將關閉在美國的5家工廠,裁員約820人。卡特彼勒計劃在2018年前裁員約1萬人,關閉或合併約20家工廠。截至目前,卡特彼勒已裁員約5300人。

  無獨有偶,第二大工程机械企業日本株式會社小松製作所於2015年底宣布在其中國區的企業裁員500人,約佔中國區公司總員工數的10。而這相當於其2013、2014年度總共裁掉的人數。

  工程机械巨頭業績滑坡的主要原因是能源和採礦行業的表現低迷。以中國為例,中國冶金礦山企業協會會長邵安林在4月份公開表示,中國冶金礦山行業陷入經濟低位徘徊時期,虧損企業和關停企業不斷增加,減發、欠發工資現象越來越多,短期內難以改變。

  4月份,中國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PMI)已從3月份的50.2降至50.1,雖然PMI高於50的榮枯分水嶺,但滙豐控股(HSBC)經濟學家馬曉萍表示,中國政府不太可能推出更多刺激舉措,不過也不會收緊寬鬆政策。儘管出現一些企穩跡象,中國經濟放緩的趨勢仍將延續。換句話說,受經濟放緩制約,短期內工程机械行業很難有搶眼表現。

  市場空間有潛可挖

  儘管中國工程机械行業面臨着國內外市場的雙重壓力,但仍有可挖的空間存在。

  以國內市場為例,於2016年4月1日開始執行的國Ⅲ排放標準將迫使一批排放不達標的非道路机械不再是合法運營對象。這不僅能迫使企業加大力度改革產品,突破技術瓶頸,而且通過更新換代會產生新的增量空間。

  中國工程机械工業協會相關負責人對本刊記者表示,這意味着將有250萬台左右的工程机械增量空間。但以舊換新需要補貼政策才能刺激用戶的积極性,而且需要分批淘汰。目前,相關部門正在推動相關政策的出台。

  挖潛的另一條途徑是禁止非正常渠道進口的工程机械,主要針對挖掘機產品。如果能有效遏制非正常渠道進口,每年能新增近萬台挖掘機的市場空間,相當於中國挖掘機十分之一左右的產量。

  更大的空間來自一帶一路。來自商務部的數據显示,2015年,中國企業在一帶一路相關的60個國家新簽對外承包工程項目合同3987份,新簽合同額926.4億美元,占同期中國對外承包工程新簽合同額的44.1,同比增長7.4;完成營業額692.6億美元,占同期總額的45,同比增長7.6。2015年,中國對外承包工程業務帶動設備材料出口161.3億美元(約合人民幣1048.05億元)。

  以印度為例,其可能是一個潛力巨大的海外市場。三一印度公司原董事長吳雲峰對《財經國家周刊》記者表示,目前中國製造的起重機在印度銷售價格比日本同類產品還要高,中國工程机械企業在印度市場獲得一個較大的增長極可能性較大。

  進入附加值較高的歐美髮達國家市場也一直是國內工程机械企業的目標。以柳工机械為例,其2015年海外銷售收入佔比達31.51,僅次於三一重工42.93。柳工北美有限公司原董事長黃兆華告訴《財經國家周刊》記者,柳工的目標是未來5年要將這一比例提高至50。目前,柳工在進入荷蘭、英國等國際市場后,成功進入了法國市場。

  但若想真正獲得更高附加值,僅僅是把產品打入某個市場還不夠。對於中國工程机械企業來說,還需要提高研發創新能力,這方面可以效仿日本將高附加值的核心零部件生產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以小松為例,其被稱為A 類部件的發動機、液壓件等核心零部件的研發能力居世界前列。而對於核心部件,小松的方針是將其放在本國生產,這樣既保證核心技術掌握在企業手中,又能夠獲取更高的附加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