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號站總代理_鎳價低位徘徊 或有利鎳市再平衡     文章來源:中國-東盟礦產資源網

  • 内容
  • 评论
  • 相关

  2016年的春風吹拂大地,2016年的鎳價低位徘徊。LME鎳價在2016年2月11日逆襲暴跌至7480美元后,又被迅速拉回到8000美元的上方,下跌動力徹底衰竭。2016年3月7日,雖然LME鎳三個月場內收盤價達到9380美元,3月8日旋即又暴跌至8600美元,上漲動能依然不足。自2015年11月3日以來,LME鎳已經在低於10000美元的超跌區域震蕩徘徊了近五個月,似乎仍然找不到大力度突破向上的跡象。

  一、供應減少趨勢持續。自2015年2月10日LME鎳三個月場內收盤價再度跌破15000美元的心理關口至14805美元以後,鎳價走勢徹底進入了慢慢熊途。自2015年11月3日LME鎳三個月場內收盤價終跌破10000美元的心理底線至9950美元以後,鎳產業鏈全面開啟了減產模式。高鎳資源豐富的印尼Antam公司2015年鎳鐵產量17211金屬噸,同比僅增長2.14。我國2015年進口菲律賓鎳礦只有3437.8萬濕噸,已比2014年的3648.6萬噸減少了210.8萬濕噸,菲律賓鎳礦協會仍然在2016年2月21日宣布鎳礦出口發貨量減少20。

  2016年2月,我國進口鎳礦62.9萬濕噸,不足2013年2月386萬濕噸的零頭,也比2015年2月94.9萬濕噸下降34。2月份的進口鎳鐵只有59270噸,環比1月60872噸減少1602噸。機構統計的2月國產鎳鐵2.25萬金屬噸,同比減少18.5。眼看2016年的3個月光陰已經悄然溜走,2016年前三個月的我國進口鎳礦消費量僅430萬濕噸左右,國產鎳或鎳鐵的供應減少趨勢繼續擴大。儘管供應持續減少趨勢顯著,鎳價仍然低位震蕩徘徊不前。縱觀鎳礦及鎳鐵、精鍊鎳的生產,那些規劃恰當、購銷順暢、實力雄厚、競爭力強的生產項目繼續保持穩定,有些企業因為現金流等其它因素而不得不恢復或推進生產,其它停產或減產的現象還會延續等待。

  二、數據對比支持漲價。2015年3月24日的LME鎳庫存431490噸與2016年3月24日的432672噸大致差不多,時間相隔一年,市場鎳價卻相差高達5300美元,降幅近四成。如果對比中國港口的鎳礦庫存,落差就更大。2015年3月27日的港口鎳礦庫存1789萬濕噸,一年以後的2016年3月25日只有1312萬濕噸,減少477萬濕噸,減幅近三成。如果考慮現有港口庫存鎳礦的品位下降,折算金屬量的鎳礦港口庫存降幅幾乎也近四成。遺憾的是,Ni1.8高鎳礦的港口現貨價格也照樣下降四成,從2015年3月的570元/濕噸左右下降到2016年3月初的330元/濕噸。

  我國不銹鋼產銷量雖然結束了雙位數的高速增長,2015年仍然保持着穩增長態勢,不銹鋼自來水管、燃氣管等應用領域不斷拓寬將迎來不銹鋼產業的又一個新天地。不銹鋼庫存在2015年連創歷史新低,2016年的供需形勢已經悄然逆轉,貨緊價揚的聲音此起彼伏,3月的304冷卷價格上漲5,200系價格上漲更多。

  2016年以來,隨着江蘇德龍200萬噸300系不銹鋼等新增冶鍊項目全面投產、達產,有力推動了全國不銹鋼生產的熱情,限產保價的聲音已經煙消雲散。電解鎳是市場高度炒作的活躍品種,除了傳統的LME即倫敦金屬交易所以外,國內的無錫市不銹鋼电子交易中心、上海期貨交易所等現貨、期貨市場都開展了鎳交易,2015年3月27日開盤的上期所鎳交易量已經超過了LME,鎳價中樞已經轉移到了中國。在股市繼續低迷的情況下,貨幣不斷寬鬆的海量炒作資金應該會再次注意到電解鎳的價值窪地。

  三、漲價動力依然脆弱。首先,中國作為經濟增長的火車頭,增速不斷下降,2016年的GDP增長預期下調為6.5-7之間,直接影響了市場信心。其次,雖然高鐵、地鐵、市政等基礎設施投資力度有加大的動向,由於不斷累積的社會債務沉重,加上房地產的拐點已經到來,基礎設施投資增長提速的刺激效果似乎並不明顯。第三,電解鎳庫存仍處高位,兩市鎳庫存合計仍然雄踞49768噸(LME 432672噸,滬鎳65008噸),庫存消化減少至合理的20萬噸左右還需要很長時間。第四,美元走強的心理陰影揮之不去。儘管美聯儲主席耶倫對美國經濟前景看法悲觀,仍有聲音預期美元會繼續加息,甚至有人推測四月份就可能突然啟動加息或推遲到六月份再次加息。多年來,美元走勢與大宗商品價格形成了一定程度的蹺蹺板效應,不少分析人士及市場炒家擔憂美元加息對大宗商品價格回升形成壓制。

  四、低鎳價加速再平衡。低鎳價無疑對不銹鋼消費量增加以及應用領域擴大的推動作用顯著。假如當前的低鎳價能夠延續維持3-5年,不銹鋼的市場空間將會巨大。市場炒作需要理由,也就是所謂的預期,如同人民幣M2增速回升引爆了北上深等大城市的樓市暴漲一樣,需要炒作的由頭。上海、深圳已經對爆炒的樓市採取了緊急降溫措施,炒作資金能否快速切換到電解鎳等金融屬性強的大宗商品還是個未知數。不過,鎳價如果仍然在歷史性低位區域震蕩徘徊,不少鎳生產規劃恐怕將會因此繼續延遲。麥格理預測2016年鎳供應比2015年再減少6.5。

  即將到來的四月一定是春意盎然的生產建設季節,已經活躍的不銹鋼生產、消費將會更加活躍,地鐵延伸、高鐵建設、船舶建造以及北上深廣等一線城市房地產再度瘋狂引發的房屋裝修都需要大量不銹鋼。鎳消費需求增長勢頭更加明顯,長期在超跌低位平靜如水的高鎳鐵價格已經上漲了10-20元/Ni,2月份精鍊鎳進口同比增長189至30279噸。

  儘管春風已經吹拂大地,諸多因素影響拖拽的鎳價或許還會在歷史性低位徘徊不前,鎳產業鏈各環節的生產擴大恐怕仍然無法下定決心。鎳生產一旦錯過四月的美好春光,2016年的鎳市供需逆轉態勢將會加速,鎳市供需再平衡的進程也會加快。市場氣氛越來越明顯,低鎳價猶豫震蕩徘徊越持久,鎳供需逆向平衡趨勢越快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