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號站登錄測速_降鐵礦資源稅僅僅是開始     文章來源:經濟觀察報

  • 内容
  • 评论
  • 相关

[br]  鐵礦山企業、自有礦山的鋼鐵企業呼籲已久的鐵礦資源稅調降,終於在2015年5月1日開始實施。[br]  雖然對上述處於進口礦大幅降價和鋼市持續低迷夾擊下的企業而言,這一政策力度可能有限,但畢竟體現了財政部對資源稅的重視和調整思路。[br]  面對經濟下行,积極的財政政策本不應局限於擴大開支、刺激投資,靈活有效的稅收政策調整,更是其中的題中應有之義。不過作為积極的財政政策,資源稅還大有文章可做,理應發揮更大的作用。此次降低國內鐵礦山資源稅,應該僅僅是開始。[br]  雖然國內鐵礦山因資源稟賦不佳、本來競爭力不強,但實際稅負仍然高於國外平均水平,稅率和徵收方式不合理、不公平問題也十分突出。不同地區、不同企業、不同礦種之間,缺乏合理的稅率結構、亂象叢生。[br]  尤其突出的是,鐵礦石資源稅的計征方式,是按所采原礦而非所選精礦噸位徵收。從而導致越是品位低的貧礦、稅負越重,不但違背了按資源貧富制定級差稅率、貧礦輕富礦重的自然和國際通行規則,加劇了稅負不公平,還對企業合理開發利用自然資源,起了逆向調節的作用,無異於鼓勵采富棄貧浪費資源。[br]  企業除歷年通過國土資源及稅務系統不斷提出意見外,15年前新華社曾為此發過內參;10年前國家發改委組織編製國家礦產資源規劃時,也曾指出此種徵收方式對資源合理利用的副作用。[br]  進入新世紀以來,國際貿易鐵礦石價格大幅波動,澳大利亞、印度尼西亞等國都因應市場變化,對鐵礦資源稅、出口稅及時進行了調整。既增加了財政收入,更發揮了稅收對資源有序開發的引導作用。對比之下,面對大幅跳水的鐵礦石進口價格,理應及時、適度提高進口鐵礦石的稅負,不但可以減輕低價進口礦對國內礦山的衝擊;彌補由於國內鐵礦石減稅造成的財政收入減少;更重要的是可藉助進口礦增稅、調節使用不同礦源國內鋼鐵企業的稅負,引導鋼鐵產業的布局和調整。一石三鳥,何樂不為?[br]  中國鋼鐵產業的布局,按鐵礦石來源區分可划為兩大類:以使用進口礦為主的沿海企業、和主要使用國產礦的企業。當然隨着規模擴大和礦價變遷、只有少數企業可以在兩者之間游刃有餘。[br]  目前的布局是歷史和市場形成的,也是大體合理的。十年前制定的鋼鐵產業政策參照的是日本經驗,過度鼓吹沿海布局和提高集中度,沒有充分考慮到中國擁有內部鐵礦資源、存在鋼材區域市場、鋼鐵產業對地方經濟起重要作用等實際情況。[br]  引導鋼鐵產業布局,既要看到鋼鐵業逐漸、適度向沿海集中的長期趨勢,也要意識到這需要較長的歷史過程、以減少損失和對社會經濟的衝擊,不可一蹴而就。更要清醒地認識到:在各鋼材區域市場內、鐵礦資源附近,保留一定規模鋼鐵生產能力的戰略意義。[br]  而且從長周期看,進口礦價格、BDI指數、外匯匯率等影響國內外鐵礦石比價的因素,依然存在不確定性的風險。一旦形勢逆轉,過度依賴進口礦的產業布局就是重大的失誤。對體量龐大、產業關聯度高、在國民經濟中有重要地位的鋼鐵業,我們應該有長遠的眼光和戰略,包括在進口礦價格低迷時提高其稅負、不至過度衝擊兩類企業的競爭力態勢和布局。[br]  回顧歷史,資源稅領域的另一重大失誤,是能源產品資源稅的長期缺位和畸輕。以石油為例,石油的煉化環節並不盈利,盈利主要來自採油運營,目前對石油的徵稅稅率在上調后也僅有6。[br]  類似的情形也出現在煤炭行業,經濟過熱煤價瘋漲時,煤炭資源稅的稅負和徵收力度遠遠不夠,導致部分地區的經濟結構畸形。因此,一種可行的建議是,凡來自垄斷或自然資源的企業利潤,如通信電力、鹽業、煙草,皆應以資源稅形式收取。[br]  改革無疑要觸及既得利益。中國正處於除舊布新的轉型期,國際經濟環境千變萬化,國內經濟新老問題應接不暇。包括稅收政策在內的經濟政策調整,應具備足夠的彈性和響應速度。在稅收調整和稅制改革方面,燃油稅、鐵礦石資源稅、煙草稅的調整,可以被看作是財稅調整的果斷出手,這也讓我們對財稅改革有了更多期待。